通达信超短看盘界面,谁知道这个是什么看盘软件,我的是通达信的,不是这样的界面

Q1:谁知道这个是什么看盘软件,我的是通达信的,不是这样的界面

大智慧 大智慧软件

Q2:怎么修改通达信看盘主界面

通达信主界面的修改主要看个人喜好。
主图部分可以点右键,更换MA均线的类型。
附图部分的选择就多了。
选择自己常用的公式是一个方面。
另一方面可以据自己的需要增加和减少窗口的数量。

Q3:通达信怎么多图看盘

通达信自带几个多窗口的看盘,在功能--定制版面里.
如果想自己设置多窗口的看盘模式,也是在功能--定制版面--新建空白版面
打开后用鼠标右键划分窗口个数,然后逐个添加需要的内容就可以.可以把自己想使用的版面设置为初始版面.
详细使用可以参考帮助--帮助说明书 找到定制版面部分,很详细.

Q4:通达信看盘功能的实现

这个应该没有办法实现,因通达信没有提供鼠标动作的相关函数集
股理乾坤为您解答

Q5:瑞鹤仙·悄郊原带郭的作品鉴赏

此此记词人送客遇妓醉饮的一段情事。按时间顺序先写郊原送客,次写归途遇妓欢饮,后写醉归惜花抒感。这段看似是写送客情事,实则是写词人失意的郁闷。
上片前三句写郊外的原野,长长的道路伸向远方。行人离去后,词人感到怅然若失,心里空落落的。后两句写孤城和残阳斜照,表达离愁别绪。词人把斜阳比喻成“余红”,相当新颖,并把感情寄托在余红上,说斜阳由于不舍城楼上的一处栏杆,迟迟不肯收敛起最后的一抹余晖。用斜阳对栏杆的不舍,来映衬词人对离去之人的不舍。这样,人与景融为一体,都被浓浓的离愁别绪笼罩着。接着,词人笔锋一转,描写陪同送行的歌妓。歌妓极力劝酒,词人大醉。
下片写次日酒醒后的情况。首三句将词人初醒时的睡眼惺忪刻画得入木三分。他已经不太记得昨天的事了,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的马,头脑里一片恍惚。幸好“惊飙动幕”,一阵狂风吹动来,掀起了窗帏,他的醉意立马被吹散了几分,一下子清醒多了,但并未完全清醒。“扶残醉,绕红药”表达了对春光的深爱之情。只有情深,方才能有下面的“叹”。“东风何事又恶”和上文的“惊飙”二字遥相呼应,结构严谨有序。结句词人暂时抛却烦恼,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只好聊以自慰。
全词布局巧妙,章法一曲三折,直叙中有波澜起伏,顺叙中有插叙,令人回味。词作用比兴的手法,寓情于景,情景交融,委婉动人。 王明清《挥麈馀话》:周美成晚归钱塘乡里,梦中得《瑞鹤仙》一阕:“悄、郊原带郭。……犹喜洞天自乐。”未几,方腊盗起,自桐庐拥兵入杭,时美成方会客,闻之,仓皇而出奔,移西湖之坟庵,次郊外。适际残腊,落日在山,忽见故人之妾徒步亦为逃避计,约下马小饮于道旁,闻莺声于木杪,分背,少焉抵庵中,尚有余醺,困卧小阁之上,恍如词中。逾月贼平,入城,则故居皆遭蹂践,旋营缉而处。继而得请提举杭州洞霄宫,遂老焉,悉符前作。美成尝自记甚详,今偶失其本,姑记其略,而书于编。
王明清《玉照新志》:美成以待制提举南京鸿庆宫,自杭州徙居睦州,梦中作长短句《瑞鹤仙》一阕,既觉犹能全记,了不详其所谓也。未几,青溪贼方腊起,逮其鸱张,方还杭州旧居,而道路兵戈已满,仅得脱死,始得人钱塘门,但见杭人仓皇奔避,如蜂屯蚁沸,视落日半在鼓角楼檐问,即词中所云“斜阳映山落。敛馀红犹恋,孤城阑角”者,应矣。当是时,天下承平日久,吴越享安闲之乐,而狂寇啸聚,径自睦州直捣苏杭,声言遂踞二浙,浙人传闻,内外响应,求死不暇。美成旧居即不可住,是日无处得食,饿甚,忽于稠人中有呼待制何往,视之,乡人之侍儿素所识者也。且曰:“日昃未必食,能舍车过酒家乎?”美成从之,惊遽间,连引数杯散去,腹枵顿解,乃词中所谓“凌波步弱。过短亭、何用素约。有流莺劝我,重解绣鞍,缓引春酌”之句验矣。饮罢,觉微醉,便耳目惶惑,不敢少留,径出城北江涨桥诸寺,士女已盈满,不能驻足,独一小寺经阁偶无人,遂宿其上,即词中所谓“上马谁扶,醒眠朱阁”又应矣。既见两浙处处奔避,遂绝江居扬州。未及息肩,而传闻方贼已尽据二浙,将涉江之淮泗,因自计方领南京鸿庆宫,有斋厅可居,乃挈家往焉。则词中所谓“念西园已是,花深无路,东风又恶”之语应矣。至鸿庆,未几以疾卒,则“任流光过却,犹喜洞天自乐”又应身后矣。美成平生好作乐府,将死之际,梦中得句而字字俱应,卒章又应身后,岂偶然哉。美成之守颍上,与仆相知,其至南京,又以此词见寄,尚不知此词之言待其死乃竟验如此。(按,此明清记其父王铚语也。)
吴廷先《草堂诗馀隽》:自斟自酌,独来独往,其庄漆园乎?其邵尧叟乎?其葛天、无怀氏乎?
周济《宋四家词选》:只闲闲说起。又云:不“扶残醉”,不见“红药”之系情,“东风”之作恶。因而追溯昨日送客后,薄暮入城,因所携之伎倦游,访伴小憩,复成酣饮。又云:换头三句,反透出一个“醒”字。“惊飙”句倒插“东风”,然后以“扶残醉”三字点睛,结构精奇,金针度尽。
黄氏《蓼园词评》:按此词美成或在出守顺昌后作乎。似有郁郁不得意,而托于游,托于酒,以自排遣。醉中语犹自绕药栏,而怨东风,所云“洞天自乐”,亦无聊之意也。细玩,应自得其用意所在。
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“任流光过却”紧接上文;“犹喜洞天自乐”,收拾中间。
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前四句写郊行风景,“馀红”句兼含情韵,与周草窗词“一片斜阳恋柳”并推佳咏。“凌波”至“春酌”数语,论词面不过言途逢旧眷,小饮流连,须于句秀而笔劲处着眼。转头处承上“春酌”句,回忆醉时,颇得神态。以下扶醉惜花,更多馀感。结句开拓,不落恒蹊。夏闰庵云:“此阕与《兰陵王》、《浪涛沙》、《大酶》、《六丑》诸作,人巧至而天机随,词中之圣。与史迁之文,杜陵之诗,同为古今绝作,无与抗手者。”
陈匪石《宋词举》:愚谓本事之说不论是否可信,“凌波”、“流莺”何指,亦无须强求。就词论词:开首徐徐引入。“郊原带郭”,以所在之地言。着一“悄”字,大有四顾无人之概。第二句“客”字,指人指己,皆可说得。“永”字、“漠漠”字,上与“悄”应,且反映下文种种。“斜阳”二句写景,透出恋恋不舍之情,且亦日暮无归之况。“凌波”句陡接。“过短亭”四句,意外遭逢,有“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”之境。“何用”、“重解”、“缓引”,皆从“悄”字、“永”字反跌出来,全神为之一振。词境、词意、词笔融合为一,此化境也。过变不直承“春酌”,而从醉醒以后倒折出来。“不记归时早暮,上马谁扶”,忽作醒后惊讶状,即所“眠”之“朱阁”亦非复“郊原”之“短亭”。于是重“扶残醉”,自“绕红药”,始知“西园”“花深”,“东风”作“恶”,而以一“念”字描出醒后之觉悟。曰“东风何事又恶”,益信“斜阳”、“余红”之“恋”,绝非无故矣。然而“惊飚”终不能障,只有不管“流光”之“过隙”而得过且过,“自乐”“洞天”,引为欣幸:解脱语,亦无奈何语,仍“悄”字、“永”字之心境也。奇幻之境,矫变之笔,沉郁之思,开后人门径不少。收句拙朴,尤北宋人擅长处。
刘斯奋《周邦彦词选》:关于这首词,有一段颇为扑朔迷离的记载,不过其真实性究竟如何,已难以稽考。故词评家也有弃而不问,只就词句本身来寻释其中涵义的。例如周济《宋四家词选》就认为,这首词是“追溯昨日送客后,薄暮人城,因所携之妓倦游,访伴小憩,复成酣饮。”这种看法,是有其道理的。

Q6:辛弃疾《瑞鹤仙.赋梅》诗词什么意思

瑞鹤仙·赋梅
雁霜寒透幕⑴。正护月云轻,嫩冰犹薄。溪奁照梳掠⑵。想含香弄粉,艳妆难学⑶。玉肌瘦弱,更重重、龙绡衬着⑷。倚东风、一笑嫣然,转盼万花羞落⑸。
寂寞⑹。家山何在?雪后园林,水边楼阁⑺。瑶池旧约,鳞鸿更仗谁托⑻?粉蝶儿、只解寻桃觅柳,开遍南枝未觉⑼。但伤心、冷落黄昏,数声画角⑽。
宋朝词人辛弃疾的作品,全词从梅花未开写到将落,通过对梅的的描述,暗示了词人伤世之感和关怀国家之痛,表现磊磈不平之气。
【注释】
①当作于绍熙三年至绍熙五年(1192—1194)闽中任上。此词赋梅,形神兼备,全用拟人手法,且有寄托。一起以景衬花,以下写梅花临水照影,一似佳人对镜饰容,并以耻于“艳妆”,显现其疏淡清瘦本色。换头以“家山何在”,唤起寂寞之叹:鳞鸿谁托,一层;粉蝶不解,一层;黄昏画角,又一层。稼轩再度仕闽,略知国事难为,虽勤于政事,但内心深感孤寂,聊借咏梅以抒心曲。
②“雁霜”三句:冬末春初月夜景象。韩偓《半醉》诗:“云护雁霜笼淡月,雨连莺晓落残梅。”雁霜:浓霜,严霜。幙:同“幕”,窗间帷幕。嫩冰:薄冰。
③“溪奁”三句:梅花临水照镜,却学不成半点富艳妖媚之态。溪奁(lián怜):以溪水为镜。奁:古代妇女梳妆用的镜匣。梳掠:梳妆打扮。
④“玉肌”两句:谓月下寒梅如笼纱佳人依然玉洁清瘦本色。龙绡:即鲛绡,传说里海中鲛人所织的一种细洁名贵的纱。
⑤“倚东风”两句:想象春风中的梅花,流盼一笑,百花失色。嫣(yān烟)然:美丽貌。转盼:眼波流转。羞落:因羞惭而自落。
⑥“寂寞”四句:故乡何在?雪园水阁,梅花深感寂寞。
⑦“瑶池”三句:虽有旧约,但托谁捎去书信?瑶池:神话谓西王母居处。此指天宫。鳞鸿:即鱼、雁,古人有鲤鱼、鸿雁传书之说。此即指书信。
⑧“粉蝶”三句:粉蝶只懂亲近桃柳,哪管梅花开遍南枝。
⑨“但伤心”两句:梅花于黄昏画角中,自伤冷落。
全部鉴赏:
 “霜寒透幕”借用了晚唐人韩偓“云护雁霜笼澹月,雨连莺晓落残梅”之意----北雁带来的霜气来,即使装有重重帘幕,也抵不住寒威的侵袭,何况兀立在荒山穷谷中的梅树,从而传达出冻梅所处的环境。
接着写“梅方含蕊”时的气候,霜寒来袭,还没到坚冰难忍的时期,天上的白云似乎对冷冷清清的明月,具有同情心而予以遮护,教她保持纯洁的心灵,前途是大有可为的。“溪奁照梳掠”转进一层:不妨趁着这霜气还不十分严重,对着镜面般的清泉从容梳掠,作好“一笑嫣然”的准备。
“含香”二句从“梳掠”时的心境,转到“艳妆”的浓抹,照应上一句“玉肌瘦弱”,暗示内心的凄苦,且力自护持,表现出“与物为春”的冰玉精神,“龙绡衬着”有《离骚》中“纫秋兰以为佩”的芳洁之意。静候“东风”的到来,便尔“一笑嫣然”,“转盼”间顿使“万花羞落”。
下片以“寂寞”两字点睛,不禁让人想到当年的“突骑渡江”所为何事。梦里家山,何曾回去,即使把我移种园林楼阁间,亦只有顾影自怜、忍寒增恨而已。
“雪后”二句是借用北宋高士林逋“雪后园林才半树,水边篱落忽横枝”的诗意,暗示“富贵非吾愿”、“栖隐亦非所期”的微旨。紧接着“瑶池旧约,鳞鸿更仗谁托”,显示隐约难达的衷情,正和《摸鱼儿》“长门事、准拟佳期又误”消息相通,表现出自己是不甘寂寞的。
“粉蝶”三句宕开,从“鳞鸿”六字的反面转进一层,致慨于狂蜂浪蝶,一味追逐目前的荣华,把大好收复中原的机会全都失掉了。“南枝向暖北枝寒”是句有名的咏梅诗句,这里借来暗示当时北方的起义军,倾心南向,时机一失,大事就不复可为的情境。
结以“冷淡黄昏,数声画角”,惋惜贞姿方茂,便尔凋零,画角吹奏着《梅花落》的凄音,传达出一种悲苦的心境。“冷淡黄昏”四字,是从林逋的名句“暗香浮动月黄昏”七字中截取而来,与发端的“护月云轻”遥相激射。画角声中,再一凝想南来征雁,此情此景正自难堪。